[返回文章列表] [返回最愛列表] > 文章類別:神佛傳說

穀神稷

張貼者:ChihYi
閱讀人數:87人 張貼日期:2022-07-04
0             加Line好友    加Line社群


穀神稷
 
穀神稷為五穀神,依中國神話,一說是神農氏,一說是后稷
潮汕農民習俗且有兩個神誕月,一是六月初六(或六月廿六),一是十月十五;總之,都是拜農業神。
 
生日
 
五穀神生日潮汕話叫“五穀母生”。━━━“五穀母”即五穀神(“谷”潮音讀同“角”)。
潮汕俗諺說:“十月十,新米飯,脹到目。”潮汕晚造收成時間約在農曆十月初,秋收完畢,為了報答五穀神的恩德,便在每年十月十五日這天,用大米粉末兒製成扁擔形狀的餜品,備上三牲,挑到剛剛收割過的那塊土地上,焚香點燭祭拜。對五穀神的祭祀,源於上古秋收時節的嘗新祭祖活動。
 
《禮記.月令》載:“是月也,農乃登谷,天子嘗新,先薦寢廟。”《荊楚歲時記》亦云:“十月朔日......今北人此日設麻羹、豆飯,當為其始熟嘗新耳。”後來,這種習俗沿襲下來,而且由於人們對於自然的崇拜,便想像冥冥之中有一位能主宰五穀生長的女神,稱之為“五穀母”。而且將五穀豐登時作為她的生日行祭祀之禮,答謝她的恩德。
 
變下元節為五穀神誕.依道教儀規,農曆十月十五,是下元節。潮汕農民沒有下元節之俗,而稱這一天是五穀神誕。



五穀神,依中國神話,一說是神農氏,一說是后稷。潮汕農民習俗且有兩個神誕月,一是六月初六(或六月廿六),一是十月半;總之,都是拜農業神,一年兩次,大概是因為水稻一年兩收,分兩次答謝神恩之故。農民在這天早上,用米筒裝白米,貼一圈紅紙,插上三支香,便算是五穀主神位。有的地方如潮陽則有裝在小鏡框裡的神農像掛在神座上供奉。在這不分男神女神的兩神誕的日子裡,農民用米粉、花生、油麻、黃豆等混合製成各種象形的粿品:谷穗粿、人仔粿、豆目粿、尖擔粿、谷籮粿等,城鎮米店以五穀主為行業神。
 
 
相關活動

乾隆《普寧縣誌》記載說:“至鞭春後,小民各分取土牛余上,歸置圈下,以旺牲牧。”揭陽、潮陽等縣誌均有類似的記載。據說,從土牛身上取回來的土塊,放到牛棚里能旺牛,放豬圈裡能旺豬,放到雞寮里能旺雞……在這一系列的民俗行為裡面,春牛土顯示出更強的繁殖巫術功用。《澄海縣誌}甚至有這樣的記載:“民間爭拾牛土置床,謂可壓邪。”在這裡,“壓邪”是頗為“現代化”的話語,將春牛土放置於婚床,其原始的意義,一定還是與生殖有關。立春是春天第一個節日,勾芒是春之神,而春牛是它的土偶。春天是草木繁育的季節,芒神土牛既能使五穀豐茂,也就能使禽畜興旺,人口繁衍。繁殖巫術就是在這樣一種類比思維的基礎上生成的。



潮州“打春”節中春牛土“置圈下,以旺牲牧”,“置床,謂可壓邪” 一類信仰習俗,也正是繁殖巫術的不同變相。當然,它們也與生產——畜牧業生產和人類本身的再生產有關。
 
“跳香舞”流行於湘西瀘溪、古丈、花垣、鳳凰、吉首等縣市的苗族人聚居地區,是苗族人最隆重的節慶活動。“跳香舞”又稱“吃齋粑粑舞”(苗語叫隴自咱),是苗族人歡慶豐收、預祝來年風調雨順並答謝和祭祀“五穀神”的一種民俗活動。據《神秘的湘西》(符長慶主編, 2003 年版)載:“跳香舞是苗巫文化的一種表現形式,是祭祀與崇拜‘天王大帝'和自然神靈中的‘五穀神'的活動,在每年秋後,糧滿倉豬滿圈,野菊花盛開,芳香流溢的時節進行。屆時,山寨男女身著盛裝,有的頭頂‘天王大帝'像,有的手擎各色小紙旗,聚集於跳香殿前,跳香舞開始之前,苗巫師吹響三聲牛角號,口誦經文恭請諸神,並吹著牛角於前為導,參加‘跳香舞'的男女隨其步履相躡,或走或舞,以示‘娛神',伴有敲鑼,擊鼓,巫師領頭經過一陣狂舞,且跪且拜且誦,在重複咒語之後宣布諸神到位,就在殿堂的中央地底下挖出一年前埋在地下的五穀(稻、玉米、麥、粟、茶葉),根據五穀的腐變顏色預卜來年苗家農事採收情況,並根據神意預卜來年瘟疫等等。作為依附於祭祀活動,並帶有一定風俗特徵的“跳香舞”,在湘西苗族地區流傳已有上千年時間了。
 
 
節日根源
 
五穀眾神
 
穀神崇拜的起源,與原始圖騰崇拜有關。從事農耕的民族,把自己賴以生存的糧食作物奉為神明,加以膜拜,是一種起源古老,又十分常見的信仰現象。在漢族和中國南方的很多少數民族中,普遍存在著五穀神的崇拜。越是原始的穀神膜拜,儀式越是複雜。

例如,德昂族的“祭谷娘”,要在種穀收谷的每個季節和每道工序之前進行,每次祭祀都有一套瑣細的禮儀(烏丙安《中國民間信仰》)。

漢族的五穀神祭祀,一般都在收穫季節舉行,由於各地農收的時間不同,祭祀時間也有先後。




 
邯鄲西部武安、涉縣一帶廣泛流傳著一句民謠:“六月六,老漢騎驢看谷秀。”這裡的人們把六月六稱為“敬穀神節”。山區種植穀子,多為“春谷”。這種穀子播種早,農民習慣喝了“破五”(農曆正月初五)的餃子湯,就上山刨地種穀子。上山刨的地,人們稱之為“海地”。海地多在嶺上、崖根兒、垴旁和層層梯田的兩側邊兒上。其面積一般都很小,有一二分大的,有半分大的,還有席片子那么大的。傳說過去有個人刨海地,刨一塊數一塊,算著刨了十六塊地,可臨走時數來數去只有十五塊,數了一遍又一遍。急得出了滿頭汗,後來決計不再數,回家了,一提草帽,原來下面扣著一塊。刨海地種穀子,一般都是先撒種,然後刨,把種子掩在土裡。穀苗長起後,沒有行,也不分攏,除草不用鋤,用钁頭“斬”。
 
由於這種穀子種得早,若春天雨水好,六月初就長得齊腰深,秀出了穗,農民們自然很高興。常見六月六這天,老漢們戴上草帽,騎上毛驢,沿著山路,小驢兒蹄聲“得得”,一路望著一片片秀穗吐金的穀苗兒,喜滋滋,樂融融,翹著鬍子笑吟吟。





六月六被視為“小中秋”,習慣吃一種名叫“頂門棍”的食品。俗諺云:“六用六不蒸,揚場沒風。”這一天,家家要蒸饃饃,蒸豆包兒,吃好飯,而最時興吃的是“裹卷”:和好面,褂成餅兒,卷上用細鹽、花椒麵調合好的南瓜絲兒,用籠蒸,蒸熟後沾上醋和蒜泥兒吃。當地人俗稱這種“裹卷”為“頂門棍”。六月六這天,農家還要在“天地神”前燒香、上供,敬天神,敬五穀神,祈祝當年五穀豐收。人們還往往帶上香和饅頭走出村子,到自家種的每一塊兒田裡去祈禱,求五穀神賜給更好的年成。

為什麼在六月六要敬五穀神呢?
 
這裡有一個傳說。相傳,天下的五穀是天上的五穀神賜給的。在很早的時候,人們種的穀子,每一片葉根上秀一個穗兒,一棵穀子上有十幾個穗兒,玉米也是每一個葉兒包一個穗兒,收下的糧食吃不盡,用不完,家家過著富足的日子。

有一年的六月六,五穀神來到人間視察人們的日子過得怎么樣。他裝扮成一個普通的老人,先走進了一戶農家,問一個中年婦女:“大嫂子,我走路走得餓了,你家有沒有吃的,舍給我一點吧”。那婦女正忙著家務,頭也不抬地說:“早起留下一張麵餅,方才叫我給小兒子墊屁股了。”五穀神一看,她的小兒子屁股下果然坐著一張好大的餅。



五穀神從那家出來,又走進了另一家,問一個老太太:“老大娘,我走路餓了,有沒有吃的東西,給我一點兒。”老太太瞅了他一眼說:“俺方才把一個饅頭給小孫女兒擦屁股用了。”五穀神從這家出來,又走進了第三家。這是一個富戶,老當家的正在用糧食漚肥。五穀神看了說:“當家的,我走路餓了,有沒有吃的東西,給我一點兒吧。”那當家的惡狠狠地說:“糧食有的是,可那是我的,爛了漚糞也不能給別人。”五穀神惱怒極了,心想:“本來玉皇大帝不準把多穗谷賜給人間,是我說了天上要靠人間香火生活,才把多穗谷賜給人間的,不想人們對糧食這么糟踏,不愛惜,而且有的還為富不仁,我要把五穀收回天上去,叫人們嘗一嘗餓肚子的苦頭。五穀神想到這裡,就起身往外走。他出了村子,來到一塊田裡,伸手掠住一棵穀子,從根兒掠到尖兒,把每個葉根兒都掠掉了,正要把穀子尖兒上的最後一個穗兒也掠掉時,這時一隻狗跑了來,向他跪下說:“五穀神,求你留下穀子尖兒上這一個穗吧!不然我會餓死的。”五穀神看著狗說:“天下的人太作孽了,把糧食任意糟踏。我要是把這一個谷穗兒給你留下,人們還要吃它怎么辦?”狗說:“我一定看好,不叫人吃。如果叫人吃了,我就吃屎!”五穀神一聽狗立下了那么堅決的誓言,就把這一個谷穗兒留下了,回了天宮。從此穀子就留下了一個穗兒,每畝的產量大減。



就這一個穗兒,果然又被人們享用了,狗不背自己的誓言,便白吃糧食改成了吃屎。

人們擔心五穀神知道了再來把這一穗兒穀子收走,於是就在每年的六月初六,在五穀神下凡視察人間的那個日子,家家燒香、上供,祈求豐收,生怕五穀神把留下的這一穗兒穀子也收走。就這樣,年復一年,留下了六月六敬穀神的風俗。
 
◎圖文源自網路資訊,若有侵權請及時聯繫我們刪除處理



【提醒:】